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 青 树 的 博 客

一群怀旧的人

 
 
 

日志

 
 

金 水 河------梁宝田  

2015-02-16 12:47:24|  分类: 美好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 水 河

——西城区与金水河的渊源

 

梁宝田

自古都城,皆因水而立。《管子》云:凡立国都,非於大山之下,必於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

历史上的北京城就是因水而立的典型。由于母亲河——永定河千万年的冲刷洗礼,成就了北京湾小平原,同时带来了丰沛的地表水系和地下水系,从而孕育了北京的城市文明。北京城从远古时的幽陵、上古时的蓟城、中古时的幽州、近古时的燕京和金中都,都是依莲花河水系而建城;自元朝大都城开始至明、清三朝,是依高梁河水系而立都。除了永定河、莲花河和高梁河等自然之水,历代王朝还在北京城添加了许多人工河湖来为皇权、政治、经济、军事和交通运输服务。北京的金水河就诞生在这样的自然和历史环境中。

北京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千年的古都,历经金、元、明、清四个朝代。所以古代北京的城市建筑和城市文化集中体现了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之大成和帝王文化之精髓。其最精彩的表现在于古都的规划和布局融入了天地山河,与宇宙相互渗透,反映出帝都宏大的精神气魄和以自己为宇宙中心主宰天下的皇权思想。其涵盖的内容极其丰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就是金水河的设置。

 

 

1、金水之名  源于《易经》

 

北京城的金水河,不是普通的天然河流,而是被人们赋予含义和使命的、负有象征意义的、天然与人工相结合的特殊河流。在设计思想上,金水河是配合相应的而形成帝都最佳理想布局的。“山”,可以是天然之山,人工之山,也可以是高大的建筑来拟山。这一切都源于古代先民的天崇拜,源于“象天法地、师法自然”的朴素唯物主义思想。

 

蔡元定《发微论》曰:“有宇宙即有山川,最不加多,用不加少,必天生自然而后定,则天地制造化亦有限矣,是故山川之融结在天,而山水之裁成在人。或过焉,吾则裁其过,或不及焉,吾则益其不及,使适于中,裁长补短,损高益下,莫不有当然之理。”

 

古人认为,宇宙之本是存在于苍天之上的“祥瑞之气”,能收藏于地面的吉水之中。这种“祥瑞之气”“遇风则散,界水则止”。所以要用山水将其护揽收藏。在自然界中与苍天最接近的是高山,与大地最亲近的是河流;山高能与天上的元气相通,水深能藏纳山所凝聚的元气循动,如此枕山襟水,负阴抱阳,藏风纳气,动静偕宜,人居其间与山水融为一体,达到置身于天地自然的最佳吉象。以这种认识和处理天、地、人之间关系的思想所形成的哲学就是《易经》。

古都北京城建城之初和历代帝王改建之时,都是遵循《周礼·考工记》的规制和《易经》的基本原理。金水河之名,源于《易经》。《淮南子·天文训》曰:

东方,木也,其帝太暭,其佐句芒,执规而治春;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执衡而治夏;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其佐后土,执绳而制四方;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执矩而治秋;北方,水也,其帝颛顼,其佐玄冥,执权而治冬。”

《汉书·五行志》云:“木,东方,于易,地上之木为观;火,南方,扬光辉为明者也;土,中央,生万物者也;金,西方,万物既成,杀气之始也;水,北方,终藏万物者也。”

《河洛精蕴》云:“北水南火,木东金西,土中,天地自然之位也。”

《易经·八卦·五行》中,西方是兑卦代表泽,五行属金;西北方是乾卦代表天,五行属金;北方是坎卦代表水,五行属水;五行相生相克中“金生水。”

这些《易经》的经典著作之相关论述,就决定了一条河要成为金水河,必须是来源于都城的西北方向流入城中。然而这还不够,还必须向东南方流出去才算真正意义上的“金水河”。为什么呢?还是“象天法地、师法自然”。

在自然界中,地面上的大江大河都是发源于西北高原而流向东南大海,古人据此总结了“天门地户”说。在《淮南子·天文训》中记述: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茫茫大地有八方,有八座大山支撑着天体,西北方的大山叫不周山。远古时共工与颛顼争帝位,共工失败后怒而触不周山,天柱折,天倾西北是开乾金之天门,因而日月星辰每天落于西方是天不足西北;地维绝,水注东南是通巽风之地户,因而大江大河日夜东流是地不满东南。

《河图括地象》云:“西北为天门,东南为地户。”

《灵城精义》云:“神仙之地,多发天门,以乾为天,而且气为纯阳也;帝王之地,多起金龙,后妃之地,多从地户,龙飞凤舞乃在乾巽之交也。”

那么金水河从西北乾位天门引进,给贵为天子的皇帝带来乾(天)金之水,环绕皇宫后向东南巽位地户逶迤而去,为阴极阳首,背枯向荣,载元旺盛,运气吉祥,龙飞凤舞,顺天利地,给皇都带来祥瑞之气以致金城汤池,江山永固。

 

金水河除了象法地面的江河,同时也象法天上的银河。《古今事物考》云:“帝王阙置金水河,表天河银汉之意,自周有之。”

 

陆机《拟明月皎夜光》诗:招摇西北指,天汉东南倾。”

 

《三辅黄图·咸阳故城》记载:始皇穷极奢侈,筑咸阳宫,因北陵营殿,端门四达,以则紫宫,象帝居。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渡,以法牵牛

 

其中的天汉就是银河的别称。明成祖永乐皇帝朱棣在修建紫禁城和皇城时,也学秦始皇修咸阳城的“渭水贯都,以象天汉;”在皇宫内外重修了属于自己王朝气运的金水河,在天安门前建了金水桥,并在金水桥的西侧上游建了织女桥,东侧下游建了牛郎桥,两桥相距约一公里, 寓意以金水河为天上的“银河”,金水桥为“鹊桥”供织女牛郎东西遥望。

 

织女桥就在今天的西城区南长安街南口的券门内。民国时期19186月改建,为3孔石拱桥,桥长17.2米,桥宽17.6米,1951年织女河改暗河时被埋入地下,1970年被拆除,但地名依存。

 

 

牛郎桥原是一座石台木板桥,1913年打通南池子大街,把桥改造为石拱桥,上世纪50年代改为暗河被拆也被埋入地下,上面修成马路。2002年修建菖蒲河(金水河天安门东侧的一部分)公园,将暗河恢复为明河,并在河上重筑了石拱牛郎桥,成为天安门旁一处独特的景观。

 

那么,天地和自然是永恒的,所以国家的都城和皇宫也必须如此设计建造,国家的命运才能像大地苍天一样长久不衰、固若金汤。这是备受历代皇权重视的关乎国家和皇家命运的大事。这就是金水河所承载的历史使命。

 

由于西城区地处北京城西北部,正是金水河必经之处,所以在北京的城区里,惟西城区独此“殊荣”。从金水河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流淌在西城腹地,与西城结下不解之缘。

 

2、中都金水  漕运河渠

 

1)、中都金水——北京城的第一条金水河

 

北京城的第一条金水河诞生于金中都的兴建。

 

北宋政和五年,即公元1115年,生活在松花江流域的女真族领袖完颜阿骨打率领部族揭竿而起,建立大金国称帝,建都上京会宁府(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建国十年后于1125年消灭了盘踞中国北方200多年的契丹辽国,占领了辽南京,即北京,当时也称燕京。两年后于1127年发动“靖康之役”,消灭了发达富庶的北宋王朝,统一了中原和北方地区,并与偏安长江以南的南宋小朝廷对峙。

 

自入主中原之后,有一个问题不断困扰着大金王朝,那就是国都上京会宁府地处偏远。“(大金国)方疆广于万里,以北侧清而民事简,以南侧地远而事繁”;“使命苦于驿旅,期月而周知”,“州府申陈或至半月而往复”;“人拘道路之遥”,“供馈困于传输”。因此,开国之上京会宁府已逐渐失去驾驭全国的历史地位,特别是现鞭长莫及之困,更难以管控中原地区。

 

金熙宗人庆九年(1149年)十二月,当朝右丞相完颜亮发动政变,谋弑堂兄金熙宗,篡位使其成为大金朝第四位皇帝,史称海陵王。完颜亮是很有政治抱负的帝王,他敢想敢做。登基之后,完颜亮一方面担心上京的宗室、贵族不承认他的政变威胁他的统治;一方面从消灭南宋统一天下的政治目的出发,更显得上京僻处一隅,不利于对南宋用兵,也不便于对全国的统治及与中原地区的管控,所以完颜亮决定迁都。

 

金天德三年(1151年)四月,海陵王完颜亮颁布诏书决定自上京会宁府迁都于原辽国的南京燕京城,即今北京。任命张浩、苏保衡等营建中都城,仿造北宋都城汴京(开封)的规划和建筑式样,在原辽南京城的基础上“扩狭修短”,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往外扩展,共动用了120万人,历经三年,至天德五年(1153年)始告完成,建成一座雄伟辉煌的国都。天德五年三月正式迁都,改元貞元年,改燕京为中都。

 

北京就是从金中都开始成为历代帝都的。此前,北京虽为契丹辽朝的南京,但毕竟只是辽的五京之一,且非辽朝政治文化中心。而自金朝海陵王完颜亮迁都燕京后,北京开始成为全国政治中心,开创了北京历史的新纪元,此后历朝统治者都把此地视为京都的首选。

 

 

新落成的金中都仿照北宋汴京开封之规制,将古莲花河(当时称洗马河)上游扩入城内做为金水河,从而更加突出大金皇帝贵为天子的神权地位。金水河自中都城西北的莲花池而来,在皇城西侧向南分为外金水河和内金水河。

 

内金水河分出后向东,从西北角进入皇城的“同乐园”之“瑶池”,为皇城平添了蓬瀛、柳庄、杏村等见于记载的风景点;而后继续往东南,在“玉华门”南侧进入皇宫的“鱼藻池”,在“大安殿”前缠绕后从“宣阳门”流出皇城汇入外金水河。

 

外金水河沿着皇城西墙向南而又东折,在中轴线上的皇宫正门“宣阳门”西收纳内金水河后经过“玉津桥”向东南流去,于“景风门”和“丰宜门”之间经过“水关”穿南城墙而出流入南护城河,护城河再东流汇入凉水河。19909月在今北京右安门外的玉林小区园林局宿舍楼工程基地发现了这处水关遗址,成为当年轰动世界的“考古发现”,今该遗址已辟为“辽金城垣博物馆”。

 

当年金水河上的“鱼藻池”,建国后改建成青年湖和游泳池,在今天白纸坊桥西百米许。2002514日,侯仁之教授以91岁高龄亲临“鱼藻池”实地考察,呼吁保护这个金中都皇宫建筑中唯一还能看得到的地面遗迹。

 

金中都为北京落成了第一条金水河。由于金中都是继幽州古城之故地,其中心就在今西城区广安门一带,今广安门以南的西二环主路就在当年金中都皇城的中轴线上,所以金水河从其诞生之日起就落户在西城。

 

 

 

2)、金漕运河——为北京城的第二条金水河奠定基础

 

在金、元、明、清四个朝代,原老北京的西城区界内除了统称高梁河的积水潭、后海、什刹海、北海和中南海的这条水域,还有一条纵贯南北的河流,在不同的时期这条河流有着不同的名字,在金朝叫漕运河;在元朝叫金水河;在明朝叫大明濠;在清朝和民国初年叫沟沿儿;而最响亮的则是“金水河”。

 

金中都成为全国政治中心以后,人口随之剧增,为了解决南粮北运的漕运,金朝廷不惜代价,在中都地区主要做了两大工程。一个是开金口河,引卢沟河(永定河)水到北护城河,再通过萧太后河联通大运河,《金史·河渠·卢沟》记载:大定十年,议决卢沟以通京师漕运,上忻然曰:‘如此,则诸路之物可径达京师,利孰大焉!’十一年十二月,省臣奏复开之,自金口疏导至京城北入壕,而东至通州之北,入潞水。及渠成,以地势高峻,水性浑浊。峻则奔流漩洄,啮岸善崩,浊则泥淖淤塞,积滓成浅,不能胜舟。其后,上谓宰臣曰:‘分卢沟为漕渠,竟未见功,若果能行,南路诸货皆至京师,而价贱矣。’引卢沟河水工程不久即告失败。

 

另一个工程是在积水潭上游开引水渠引河高梁河水至金中都北护城河,上游通过坝河东接温榆河与大运河联通用于南粮漕运。《金史·河渠·漕渠》记载:金都于燕,东去潞水五十里,故为闸以节高良河、白莲潭诸水,以通山东、河北之粟。其中的“潞水”就是北运河;“白莲潭”就是积水潭,由于当年遍种莲花而得名。

《金史·河渠·漕渠》又记载:“世宗大定四年八月,以山东大熟,诏移其粟以实京师。十月,上出近郊,见运河湮塞,召问其故。主者云户部不为经画所致。上召户部侍郎曹望之,责曰:「有河不加浚,使百姓陆运劳甚,罪在汝等。朕不欲即加罪,宜悉力使漕渠通也。」五年正月,尚书省奏,可调夫数万,上曰:「方春不可劳民,令宫籍监户、东宫亲王人从、及五百内里军夫浚治。」这则记载了大定四年(1164)八月,山东粮食大丰收,欲奉旨运抵中都。十月,有“小尧舜”之誉的金世宗到密云狩措,看到中都近郊运河湮塞,询问主管官吏,谴责户部侍郎曹望之:有河不加浚,使百姓陆运劳甚!罪在汝等。……宜悉力使漕渠通也。次年春即调军夫浚治,漕运重开。

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会会长姚汉源先生在其《元代以前的高梁河水利》的论文中认为,金世宗责令疏通的这条运河就是从北运河——温榆河——坝河——积水潭——西引水河——中都城北护城河这条金漕运河(见图5)。

 

 

侯仁之教授则称这条漕运河的下游部分即:积水潭——西引水河——中都城北护城河这段引水河为“高梁河西河”。他在《北京历代城市建设中的河湖水系极其利用》一文中对此有详细描述:

其次,大约就在同时,又从高梁河积水潭上游(即开渠东下以接坝河上游的地方)开渠分水南下,直入中都北护城河,这样就把翁山伯和高梁河上游的水,经过一段护城河引入旧闸河,从而使北来的粮船可以从通州入闸河,直抵中都城下。从高梁河积水潭上游到中都北护城河的这条渠道,应该就是日后见于记载的‘高梁河西河’,因为天然的高梁河中下游(包括积水潭或称白莲潭)在其东,所以这条新开的人工渠道就另加了“西河”二字以示区别。”

高梁河西河的起点在积水潭上游西南岸,按今天的地名说就是在西城区新街口北的板桥头条胡同东口,从积水潭引水向西南,径流板桥头条——新街口北大街——新街口四条——东新开胡同开始一路向西南——赵登禹路——白塔寺路口——太平桥大街——闹市口街北口转向东——二龙路南口再转南——至察院胡同东口——佟麟阁路——终点在新华社北侧的受水河胡同和头发胡同西口,当年这一带就是金中都北护城河。

世事沧桑,变幻莫测,高梁河西河在几十年后,却成了元大都金水河的主干。

1215531日,蒙古大军攻破了金中都的城池,巍峨雄伟的金中都和富丽堂皇的宫殿都被付之一炬,耸立北方62年的金中都从此烟消云散。

 

就在这一年,就在金中都被攻破百日之后,就在蒙古大军焚毁金中都的大火刚刚熄灭之时,一个新北京的缔造者诞生在蒙古草原,他,就是忽必烈。

 

 

3、大都金水  大哉乾元

 

众所周知,今天的北京城区是在元大都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而元大都则是在金中都(古幽州城、燕京)的东北郊区平地而起的。

 

1250年,35岁的蒙古王爷忽必烈,被新任蒙古大汗蒙哥任命“总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第二年,忽必烈则将自己的金帐设在了既是草原上的枢纽,又是通往汉地(中原地区)的门户——金莲川,即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1256,忽必烈接受刘秉忠建议,在此修筑了开平城作为大本营。1260年,忽必烈在开平城登基,成为蒙古第五位大汗。

 

1264年,经过4年征战,忽必烈战胜了汗位争夺者阿里布哥后,开始将统治重心南移,遂以开平城为上都,以旧金中都城(燕京)为中都。当时由于金中都的皇宫已焚,忽必烈来燕京都是驻跸高梁河积水潭的琼华岛(今北海)辽金帝后所建“琼屿”行宫内。

 

1267年,忽必烈开始在中都营建新都城。在如何规划建设新都的问题上,忽必烈听取了刘秉忠的建议,不再使用莲花河水系,弃金中都旧城,在其东北郊区以积水潭水系为中心另建新都。因莲花河水系在金中都时就已经显现出水量不够用,但大金朝国都当时还没有能力驾驭水面宏大的积水潭水系,而对于强大的蒙元帝国来说,依积水潭水系建都则恰适其分,所以,由刘秉忠规划设计的新大都,是以积水潭的西岸为西城墙位置,东岸为中轴线,城市的东半部分的宽度与积水潭这片水域的宽度为准,依此修建了气势恢宏、名震世界的新都城。积水潭水域在元朝和以后北京城的历史发展中具有及其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实际上是整个城市的灵魂。

 

这是画家周武发创作的油画《元代积水潭码头》

 

1271年,在新都即将落成之际,忽必烈采纳刘秉忠的建议,将新都城确定为首都,名曰“大都”;改国号为“大元”,是取《易经》“大哉乾元”之意。从此忽必烈由蒙古大汗转变成为中国皇帝,8年后灭南宋统一中国,结束了自唐朝亡国以来或者说安史之乱以来国家500多年四分五裂的动荡局面,大哉乾元,当之无愧。

 

刘秉忠是蒙元时期的“诸葛亮”,是忽必烈麾下“邢州五杰”之首,也是著名科学家郭守敬的老师,忽必烈对他言听计从。刘秉忠“学际天人,道冠儒释,精通儒释道精义,元朝国号年号都是出自他手,元上都城和大都城都是由他来规划设计,主持修建,所以新大都城自然少不了金水河的设置。

 

为了追求环绕皇宫之金水最好从西北的天门方位来、向东南的地户方位去的最佳风水理念,在修建大都城垣时,在和义门(西直门)外将高梁河向南引一支流,在和义门南今天的国二招门口拐弯,经水关入城墙一直向东,经过今中大安胡同——半壁街——柳巷——柳巷东口转向南——赵登禹路与高梁河西河(金代的槽运河渠)汇流南下——过白塔寺路口——政协礼堂南门口离开高亮西河拐弯向东南——前、后泥洼胡同——西斜街——宏庙胡同——西单北大街的甘石桥——东斜街;在东斜街西口再分两支:

 

北支经东斜街往北——西黄城根(元朝时称萧墙)——红罗厂——毛家湾——平安大道——向东流入北海;

 

东支经东斜街——灵境胡同向东流入皇城——中南海的中海(当时还没有南海)——中海的东南端东流——经过周桥环绕皇宫后向东南流入通惠河。

 

值得注意的是,元大都金水河的南北方向主干流,巧妙地使用了旧有的金代高粱河西河中间河段,是省其功力,顺其自然的神来之笔。

 

乾元之国度、乾元之大都、享用乾元之金水,国名、年号(至元)、都城金水皆出一辙,既符合蒙古族 “长生天”之崇拜,又契合了中国传统哲学《易经》之原理,更适合大一统帝国之形象,所以大都金水,重合乾元,达到极致

 

元代马祖常有《玉河诗》曰:

 

御沟春水晓潺潺,直似长虹曲似环。流入宫城才咫尺,便分天上与人间。

 

4、大明金水  流淌至今

1)第一个以北京为首都的汉族皇帝

元朝末年,朱元璋作为农民起义军的领袖,已经占据了江淮流域及其以南的半壁江山,大元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农历春节大年初四,朱元璋在应天(南京)称帝,国号大明。为了彻底推翻元朝统治完成统一大业,大年初六朱元璋就派徐达、常遇春率领北伐军杀向元大都。当年八月初二,北伐军从齐化门(朝阳门)攻入大都城,结束了元朝百年统治,也结束了塞北游牧民族(契丹辽朝、女真金朝、蒙古元朝)对幽州城400多年的统治。随即大明朝廷将元大都改名北平府,这是幽州继隋朝封幽州守将罗艺为“靖边北平王”600年之后,第二次叫北平。

13年之后,北平迎来了她的真命天子——燕王朱棣。朱棣生于1360年,是朱元璋第4子,在大明朝开国3年后,10岁的朱棣被朱元璋封为燕王,藩地为北平府;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春天,风流倜傥的20岁燕王带着他的理想和抱负来到北平就藩。

明太祖朱元璋为御侮防患,在位期间曾两次分封诸子为藩王。藩王于全国各地拥兵自重,坐镇一方 ,其中尤以秦、晋、燕、宁诸王势力最强。朱元璋晚年,太子朱标、次子秦王朱樉、三子晋王朱棡先后死去,所以四子燕王朱棣不仅在军事实力上,而且在家族尊序上都成为诸王之首。朱元璋去世后,继位的建文帝朱允炆实行削藩,逼迫朱棣于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发动靖难之役,经过4年征战,于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攻入南京,夺取了皇位,次年改元永乐。

朱棣登基之后为什么要迁都北京呢,主要有4个原因。第一,北京是难得的风水宝地,形胜甲天下,是王气冲天的最佳帝都之选;第二,由于北平地处中原和北方游牧民族分界线,当时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来自蒙古残余势力,所以朱棣要“天子守国门”,他在位22年就有五次御驾亲征蒙古,直至死在北征的半途;第三,北平是朱棣龙兴之地,登基之前已经在北平经营了23年,是最可靠的根据地;第四,是朱棣的谋臣姚广孝等力促,也有避开南方和失踪的先帝朱允炆势力影响的因素。所以,朱棣于永乐四年(1406年)开始筹划迁都北平并在此建设新都城。

首先,朱棣于永乐七年(1409年)五月在北平的昌平天寿山(今十三陵)建设自己和马皇后的陵寝——长陵,显示了迁都的决心。十三陵的设计者江西派风水大师廖均卿在雄伟的山峦之中,依山傍势选择设计了山陵金水河亦称朝宗河,就是将三条来自西北山中的溪水,在主要穴点长陵前汇结后流向东南腹地(今十三陵水库),一水带活了整个沉静的山陵,成为十三陵的点睛之笔,提升和丰富了十三陵的内涵,使之成为风水绝佳的帝王陵寝群。

朱棣于永乐十四年(1416年)开始在北平改造原来的大都城垣,营建紫禁城宫殿楼宇,在这个过程中废弃了元大都的金水河,开辟了新的金水河系统。永乐十九年(1421年)明成祖朱棣将都城从南京迁到北平,同时将北平府改为顺天府,北平改为北京,以顺天府北京为京师,南京为留都。朱棣作为历史上第一个定都北京的汉族皇帝,奠定了北京此后600年的首都地位。

2)明北京城的金水河流淌至今已600

在新的都城北京城内,新的金水河体系使用的是一脉相承的原大都城外的高梁河和城内的积水潭之水,使得新金水河更加波澜壮阔。金水河的源头,是引自北京西郊玉泉山水注入的。《日下旧闻考》记载:
      
大都之中旧有积水潭,聚西北诸泉之水,流行入都城而汇于此,汪洋如海,都人因名焉。世祖肇造都邑,壮丽阙庭,而海水镜净,正在皇城之北,万寿山之阴。自至元三十年濬通惠河成,上自昌平白浮村神山泉,下流有王家山泉,昌平西虎眼泉,孟村一亩泉,西来马眼泉,侯家庄石河泉,灌石村南泉,榆河温汤,龙泉,冷水泉,玉泉,诸水毕合,遂建澄清闸于海子之东,有桥南直御园通惠河碑,有云取象星辰,紫宫之后,阁道横贯,天之银汉也。”

据记载,在明清两朝从玉泉山开始到高粱河积水潭的水道统统称为金水河,也称玉河、御河、玉带河朱棣在营建新北京城的同时增挖了南海,使高梁河积水潭之水,通过北海、中海、延伸到了南海。金水河通过积水潭、什刹海、北海、中南海到了紫禁城外时,分为外金水和内金水。

外金水河  实际上从玉泉山到高梁河到积水潭到什刹海、北海、中南海都是属于外金水系,而多年来大家强调的最多的也是曝光率最高的却是天安门前的这一段。就是在南海东南角的流水音引一水向东,经织女桥流入社稷坛(中山公园),过天安门前金水桥后通过菖蒲河,东入通惠河(目前改为暗河),全长约2000米,河宽18米,河深约5米,河北岸边沿距天安门墙基32米。两岸均由巨型石条砌成,岸上筑有矮墙。碧波荡漾的金河水,映照着红墙碧瓦的天安门城楼,给天安门和广场增添了壮丽的景色,成为全国人民心中最敬仰的一条河。

 

北京市人民政府于1959年,1963年、1966年对天安门前的这一段金水河道几经清理,并多次对河岸进行加固整修。1978年整修金水河时,河底由方砖铺砌,在金水桥两旁护岸34.5汉白玉矮墙以外岸段,重新用砖垒砌1.5米的栏墙,上加黄色琉璃瓦扶手,栏墙对金水河起到了较好的保护作用。

 

 

 

内金水河  就是故宫内的金水河。游览故宫,一进午门,迎面便是五座精美的白石桥,桥下便是内金水河。内金水河的来源是从北海东南角引暗河进入紫禁城的护城河西北角,再从城墙下流入紫禁城。紫禁城内金水河,两头接护城河,全长约二公里。河虽短,却上有源头,下有汇流。在紫禁城西北角楼偏东的护城河南河帮上,有一石砌券洞,是护城河的进水口。在对面北河帮上也有一券洞,是护城河水流入宫内的进水口。河水经城墙下南流入城内。到城内西北角的马神庙内露出地面,由西转南,经城皇庙东南角直向南流去,往东经过武英殿前,流过断虹桥,后暗流到太和门前院露出。河身渐宽,经过金水桥向东,穿过文渊阁,再折向南,由紫禁城的东南流出,注入外护城河。
      

 

 

内金水河的河帮、河底均采用白石铺砌而成。只有西河沿等偏僻地带因是太监等人居住而用砖砌筑河墙。河身依不同地区形势,或宽、或窄、时隐、时现。河身弯转自如,蜿蜒曼迴,环抱在宫内建筑之中,河身在西朝房处展为7.7米宽,是河的最宽处。河上雄跨五桥——内金水桥。正中桥是皇帝通过的御路。桥上的白石栏杆,雕有龙云纹望柱。左右四座桥,为王公百官行走之路。它们将随河身的宽度递减,其栏杆用火炬形阴刻弧线望柱头。
      
内金水河,源于玉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堪称一股良好消防水源。历次皇宫失火,都凭着“金水”将火扑灭,功效显著。明朝太监刘若愚在他的《酌中志》中写道:天启四年,六科廊(即午门内东配殿、西配殿)灾,六年,武英殿西油漆作灾,皆得此水之力。
      

《北京宫阙图说》中也引用过刘若愚这一记载,写道:是河也,非为鱼泳在藻,以资游赏;亦非过为曲,以耗物料。恐以外回禄之变,此水实可赖。天启四年,六科廊灾,六年,武英殿西油漆作灾,皆得此水之力;而鼎建皇极等殿大凡泥灰等项,皆用此水。

内金水河除了美化皇宫和为古建筑防火设施用水外,还是为宫内排水洩雨的下水渠道。宫内七十二万平方米的面积,大小院落九十余座,各有自己的排水渠道,它利用北高南低的地势,排入暗沟流入内金水河,顺河排出宫去。在历史记载中,不管下多大的雨,宫内从没有雨水阻塞的现象。这些精心设计的明河暗沟,出自当时没有精密的科学仪器的条件下设计建造,经过了明清两朝,五百多年的考验,内金水河在防火、排水中均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它是古代匠师们营造技术上炉火纯青的体现。

1644年,大清朝入主北京后,全盘承接这个无比壮丽的城池和宫殿,除了必要的维护以外没有改变大明朝形成的无以伦比的金水河体系,使这条600年前的金水河流淌至今。

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国务院进驻金水河畔的中南海,毛主席更是选择了在金水河中的南海瀛台岛生活和工作,虽然政府不再提金水河所承载的寓意,但实际上金水河体系依然发挥着它的作用,特别是天安门前的这一段金水河,已成为全国人民心中最神圣的河流,也是在世界上享有盛誉最有名气的河流。

 

祝福你金水河,虽历经600年沧桑却容貌依然,我们十分珍视你的存在,希望你永远碧波荡漾,涓涓流淌,给祖国带来和谐的佳运与吉祥;更希望在你的福佑下祖国富强昌盛,北京水清天蓝,人民幸福美满。

 

金水河流碧粼粼,御柳烟消城色新。江山王气空万仞,桃李东风又一春。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