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 青 树 的 博 客

一群怀旧的人

 
 
 

日志

 
 

【转载】北苑茶话----后桃园  

2013-05-01 16:27:20|  分类: 幸福之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后桃园村夫~《北苑茶话》

初五,与学友振君伉俪相约去北苑老师家拜年。尝闻古代先贤见师尊必备束脩六礼,我惶恐之余捡之再三挑出了个素雅的褐色茶盒前往。

老师家茶叶、茶具自是齐全。投老师所好,临时先抓了些茶诗、茶禅、茶话以备拉扯闲谈。年前才从茶马古道游历归来老师、师母,正欲畅吐游历见闻。寒暄过后,师生几个围桌坐定,以茶为题,夹杂着茶马古道、古镇、怒江风光闲聊,一边巴巴的候着茶炉水沸。

第一道茶,自是老师的押箱之宝—茶马普洱。那茶马普洱不愧千里迢迢的自滇南怒江购回,果然名不虚传。头一泡色泽褐红香气婉转,再一泡汤色红浓醇厚甘甜。眼观鼻嗅之间,不觉数杯入腹。

耳闻师友赞誉普洱之言我不敢苟同,原来那茶马普洱香味甘醇,入我口鼻后反渐渐泛起一股咸荤异味,口中虽是敷衍应和,私下里暗自起疑。

师者,传道解惑授业者也。于是不过沉思片刻,就竭力修饰着辞语委婉的吐出‘咸荤’之疑。

老师闻言大笑:

“此茶擅滇南之秀气,钟怒江之灵禀,怯襟涤滞、致清导和,并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居然被你品出“咸荤异味”实乃可笑也!”

我惶惑万分,忙辩解道:

“先生见笑了,方才所言,实是学生孤陋寡闻,一己之见,不暇思索,脱口而出……。”

师母此刻正端着一壶翻波鼓浪的沸水过来,见我窘状,遂将堪堪点入泥壶的一注沸水收住,嗔怪老师道:

“建君虽是你的学生,可也几十年走南闯北,见过世面。品茶之道,全在浮生得失,起伏荣辱,炎凉苦乐的个人经历。品出苦涩甘甜,咸荤辛涩,也自有他的道理是不。”

老师闻言沉吟思索。

我等见老师不语,面露愠色,即顾左右而言他,几个人围住师母杂七杂八的戏说品茶之要。 振君 说道:品茶自品香始,取云南原始森林或曰茶马古道一带珍稀茶精。焚香净手,沐浴更衣。清水三沸,点入盏中。芽叶遇热内敛,其香迸射而出,可见冲顶盏盖之形。先绕茶盏三匝,再依人颈项环绕,如美人拂面。纤纤素手,吐气如兰,甘草菊花,牡丹百合,共相氤氲。品者溶入众香之中。

息心静气,玉盏在握,甫一着唇。未察沸水烫热,苦涩后发先至。其味盘根错节,抱舌咬齿,上腾天庭百会,下刺期门膻中。直苦得双眉再蹙,顿足捶胸。口中苦涩得浑似皮开肉绽之际又复麻的针刺不痛。忽一霎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振君 说至此处端起茶杯咕噜一口饮尽。

“如此说来,这茶水若要下肚,岂不大费周折。”我插言道。

“学兄差矣,品茶不比品酒,目、鼻者,口之邻,亦是口之先行,美酒入目、入鼻好坏便有不同。或净如秋水,或艳如琥珀,其芬芳之气,亦扑鼻而来。更不必唇啜舌尝而后知其妙也。”

振君复道: “苦麻过后,方渐入佳境,此刻令茶液徐徐漫入颚面舌底,即刻甘甜贯顶,透口生香。一啜之后,再啜二三,始觉矜平躁释,情怡性悦。或如老师方才所云:‘怯襟涤滞、致清导和’。惊闻学兄竟然品出‘咸荤异味’,当为震古烁今,空前绝后之说。”

众人闻言正哂笑间,老师似老僧出定道出一语:

“有,有些道理。此子适才所言,普洱之咸荤,如此就不是个虚话了。”

我等俱被 振君 品茶大论折服,又蒙老师肯定,不禁愈发恭敬,略带期待的等着 振君 茶话后续。老师不待 振君 张口,正色说道:

我们这次出京,实是因了小女夫妇滇黔川藏,茶马古道远游归来的讲述叙说。待到身临其境,见那茶马古道蜿蜒盘旋于横断山、澜沧江、怒江、金沙江等险关绝隘之中,端的是山高路险谷深。想那茶叶若从高山峡谷运出,离了人背马驮,断无他法。当地传闻:悬崖峭壁,刀劈斧削的路上,两马相逢,进退无路。双方协商作价,将瘦弱马匹丢入悬岩之下,让对方马匹通过。亦或协议不成,必然拔刀相向,将对方人马砍下峡谷……。

学友伉俪、师母、拙荆闻此无不目眐心骇、咋舌缄口。

老师兀自说道:沿途人烟稀少,狼虫虎豹、魑魅魍魉往来出没。更兼气候变化莫测:忽而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寒冷刺骨。忽而赤日炎炎,骄阳似火,酷热难耐。日夜兼程,人马困顿,日行仅十余数十里。每次古道之行,绵延数十日,乃至数月之久。骡马驮夫行走攀爬,汗流浃背。汗水终日浸淫濡湿、熏蒸灼烤驮负普洱茶饼。驮内茶饼仅用油纸包裹能不尽收骡马驮夫体液汗臭?

师母听至此处插言:

“有铜铃为证。”言毕不知从何处拎出一个硕大黝黑铜铃。众人眼前一亮,拙荆趋步上前早把铜铃从师母手中接过。那铜铃呈半球状,直径约十余厘米,铜铃鼓腹,铃口内收。其上部有环状铃耳,铃耳有棕索缠绕。铃壁厚重,内悬牛角铃锤儿。轻轻晃动,金石之音,落地有声,余音悠悠,环壁不去。

老师接着叙道:“此铃系于马颈,铃音响动,传出数里。阴霾雾霭天气,铃音远播距离加倍。对面驮队闻声也好早寻躲避错让之法。”

振君言道:“师尊所言,普洱咸荤由骡马、驮夫体液汗臭熏蒸而出,弟子疑不然也。茶马古道运出普洱多系皇室贵胄所得,倘使进贡茶饼开包后汗馊体臭扑鼻,岂不求荣反辱、自寻苦吃?”

我等亦有同感,遂静候老师解说。

“汝等可知,普洱茶饼需发酵催熟,千年普洱,越陈越香。普洱成驮运出已是万选精品,孰料途中再遭暑热汗臭熏蒸蹂躏,又复发酵升华。骡马驮夫体液汗臭于长途行走间,尽被茶性分解,反得极香,可谓因祸得福。近代、现代铁路空运茶饼之香味,远远不及茶马古道茶饼甘醇香洌即是为此。

我等听至此处,如痴如醉。我亦幻入茶马古道运茶驮队:恍然见学友数人,衣不蔽体,肩背包裹,汗出如浆。我亦夹杂其间,疲惫困顿至极,老师束发缁衣,双目炯炯,牵拽驮马,率众先行。我等侧身贴附崖壁,下临万丈深谷,提心吊胆、如履薄冰的踟蹰于老师身后。忽闻铜铃悠悠,随风飘入耳中。迷离间,不知是自家驮马颈下铃音,还是对面冤家驮队示警铃声。老师止辔不行,侧耳循声。众学友圆睁怒目,裸身执刀,严阵以待。我战战兢兢、簌簌发抖,遍寻佩刀不见……。

良久,我不曾闻听众人言语。少顷背心汗落,压下余惊言道:“先生讲述有理、有据,精彩、精辟,弟子听闻释尽心中疑惑,茅塞顿开,实乃三生有幸。”

老师答曰:“你能品出咸荤异味虽说不易,尚有传闻:饮茶者品出过马粪味、火炕味、驴皮味等等。不过诚如振君所言:一切苦味异味,皆为虚幻,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最终皆归于普洱之原本真香,倘使品茶境界真达韵高致静,反而无好无坏,遑论香臭。

我忙命拙荆打开素雅褐色茶盒,让老师品鉴。一方铁盒不足三寸镶嵌在盈尺茶盒之中,上书“铁观音”三个篆字。

老师轻轻揭开盒盖,拈出仅可一泡的锡纸茶包,放入玻璃茶具,亲自捧着一壶三沸熟水点入。茶叶在水中升腾、舒展,橙褐色霎时侵染净水。师母换过茶盏,新茶入口,我等仿效学友啜茶之法:令茶液徐徐漫入颚面舌底,果然甘甜贯顶,透口生香。细究其香,原不是因鼻闻到,真真是口舌觉察其香洌浓重。

一啜之后,再啜二三,老师赞道:

“余年过七旬,才吃一杯好茶。”

师母摆好食具,美味佳肴、自酿红酒。食毕又把老师师母远游视频细看,老师兴致极高,眉飞色舞不停解说,我等眼界大开。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