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 青 树 的 博 客

一群怀旧的人

 
 
 

日志

 
 

5号大楼----dufang  

2010-09-01 10:35:50|  分类: 美好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享
2010-08-18 20:43

   人都走过一段童年时代和学生时代,在这些时代当中会有很多的往事,带给我们的回忆大多是美好的。尤其对童年时代往事的回忆,比对任何过去时代的回忆都显得既轻松又愉快。在记忆里它们好像是朦朦胧胧的虚幻影像,可现实中它们又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过去的年代里。

  童年时代和学生时代的我一直住在西直门内马相胡同葡萄院5号大楼的院里(以下简称5号大楼)。大院里这栋楼是市政工程局五十年代后期建造的,大概是一九五七年或一九五八年的建成的。就它的设计理念、建筑风格与工程质量来说,都不会输给现在的一些中档的居住小区。不信吧你,那就听我说说。首先说这5号大楼盖得很巧,就建在城墙的脚跟底下。为什么说‘巧’,容我后面再解释。5号大楼整栋楼房俯视成品字形;二至四单元是正向有四层,是主楼。一和五两个单元是东西向的,共三层。它们分别依靠在主楼的东西两侧,是配楼。也是品字下面的两个口字。楼的东南建了二十几间红砖带脊平房。当年是幼儿园,属于配套工程。后来也做了宿舍。再向西有几间平房全是平顶水泥外墙面的,据说是办公室。接着的就是灰色的木制大门,大门的另一侧是传达室。再向西是为院内平房住户建造的厕所和大院的一间配电室,配电室西侧是另外的一个大门,平时总是锁着的。楼后面是一排灰砖平房,房后就是城根了。5号大楼东面是锅炉房,再往东是实验室,也有不少平房宿舍。5号大楼前面的平房叫前平房;楼后面的平房叫后平房;东面的平房宿舍区叫东院。这就是5号大楼院落的大体状况。5号大楼建造的十分讲究;它的一层整体是用水泥抹的外墙面,往上是红砖到顶。每个单元都设有一对安全出口、一对花池、一对垃圾通道。围着楼的墙脚有一圈水泥的散水沟渠。楼顶的积水顺着按在楼体外墙上方形排水管,流入散水沟,再排入污水井。楼梯间门口有两三步的水泥台阶。上面有顶水泥雨搭。木质的楼道门装有双向弹簧合页,方便推拉楼门,又能使楼门自动回位。楼道又宽又高很明亮。照明灯从楼门口的雨搭开始,一直延伸到楼顶露台的阁楼间。5号大楼每层有两户,每户面积均在一百平米以上。有三居和四居两种户型。各户中有单独的、十多平米的大厨房,装有一高一矮两个水池。另有独立的七、八平米的卫生间,内装有冲水马桶、浴池、陶瓷洗脸盆、带灯的面镜、镜子后面是个储物柜,可以说是一应俱全。入户门和房间的门采用五公分厚,十多公分宽的白松木框镶实木心的高大木门。配装着捷克进口铝壳铜芯的门锁。房门上配有活动玻璃亮窗,方便室内采光和通风。地面全是带龙骨架的实木地板,刷着铁红色地板漆。只有一楼是水泥地面是为防潮设计的。每间房都由暖器来采暖。每户还有两个大阳台。每个单元顶层都是一个大露台,露台边上有一米多高五十公分宽的‘女儿墙’。楼梯直通楼顶露台。院里有个传达室,安装着供大院内部使用的电话。据说这5号大楼当年是为苏联专家建造的公寓楼,条件能错的了吗?

 那时候,站在楼顶的露台上向南能看见景山公园;向东可以看到钟鼓楼;向西能看见‘苏联展览馆’;向北能看见西山。每到国庆节的当晚,我们站在楼顶露台上,东南看天安门放的礼花,西北看颐和园放的礼花,那礼花放的生生照亮了南北两块夜空。它们遥相呼应,此起彼落,相映成辉。每当礼花腾空绽放的时候,我们就随着那轰鸣的震响和绚丽斑斓的烟花一起跳着脚的叫呀、喊呀、笑呀的,大家兴奋极了。

 那时候还小,好像整天傻傻的;只知道吃呀、玩儿呀什么的。凡事都在家长的呵护下,所以极少有什么烦恼和忧愁之类的事。这个时期的5号大楼还真是一个既干净整洁又安静祥和的宿舍大院。

 不知不觉中岁月来到了一九六四年,5号大楼院里有了不小的变化。不在像以往那样安静了;这一年,在院里像我们大小差不多孩子就有几十个(连男带女)都长到了上学的年龄。以往被家长严加‘管束’的孩子们,现在上学了。相对‘自由’的空间和时间就大多了。这些孩子们仿佛像一群‘小野马’,挣掉了‘束缚’在身上的‘绳索’后,在大院里肆无忌惮地撒起欢儿来。那时的5号大楼的院子很开阔,足有两个篮球场大小。除了院子中间(靠近三单元门口)有一棵老榆树,就再没有其他的树木和建筑物了。这就为孩子们提供足够大的活动场所。起初孩子们玩儿的项目还算靠谱;有‘踢球’的、‘扔沙包儿’的、‘推铁环’的、‘玩儿瞎子得瘸子’的、‘弹球’的、‘拍洋画’和‘拍三角’的。女孩们有‘跳皮筋儿’、‘跳房子’、‘跳绳’、‘踢毽’、‘歘拐’‘玩儿糖纸’的。每天放学的时候,院子里闹哄一阵儿就安静了。印象中这段时间的院子里还算比较平静,打架闹事的比较少见。不时的局里还有人来为在院儿里住的职工和家属们放场电影。5号大楼一下可就出了名儿;外院的孩子、大人也进院来蹭电影看。以后便常有外院的孩子来玩儿。我们院子里孩子也就随着玩儿出了大院,在更大的范围里更起劲儿地疯闹起来;俗话说7岁8岁讨人嫌嘛。上学以后的这群‘小野马’们变得不再安分了...... 

 好象在这段时间里,不知道什么人在5号大楼院里种了些杨树和柳树,一单元门口到五单元门口种的是杨树,前平房北面种的柳树,前平房西面也种的杨树。为大院增添些绿色的同时,也使得本来挺开阔院子变得小了许多。当然,这并不是孩子们不在院里玩儿的原因。而真正原因是这些孩子们已经长到该淘气、会淘气的年龄了。

 在这个时期里,我是由于崇元观小学的解散,转到5号大楼附近的后桃园小学来的。在我看来这两所小学简直无法相比;崇元观小学有高大的门楼,面对着崇元观大街。校内五排标准的教室都是一水儿的北房。每排有四间教室,共有二十间。教室前面有很宽的前廊。前廊下面是个小花园,种些花木。每一排教室中间由一条很宽的走廊相连,形成了一个独立完整的教学区域。教学区东墙外还有一条南北向的,稍窄一些长廊,长廊西侧是教学区的东墙,墙上有黑板报、宣传栏什么的。长廊东侧外面是一条与长廊平行的甬道。甬道的另一侧好像是一串由南往北并排的东房,应该是各年级老师的办公室。再向北有个大运动场和一间很高大的木结构的体操房。最北面还有一排教室。东北角好像有个小院,记不大清了;印象中崇元观小学很正规又很气派。据说解放前是所国民党的陆军学校。可这后桃园小学埋在胡同里不说,校门还没有我们院儿的门大呢。是个只有十来间朝向东西南北不顺、高矮新旧参差不齐的破平房的小院子。你别说,通过一间很底又很黑的小门洞向北走出小院子,也有个巴掌大的空地,权且叫它操场吧。在崇元观小学的几年里始终是一位班主任——段维香老师。可在后桃园小学的两年里换了几个班主任,有一位文静秀丽大眼睛的白老师、有一位戴眼镜扁脸的桂老师、有一位年轻高挑梳辫子的爱哭的赵老师、最后才是带我们班到毕业的,既满腹经纶又沉稳执重的,极认真严厉又不乏风趣幽默的华国凤老师。她是我喜欢的老师之一;但在这些老师的眼里,我自信不是坏学生,可也决不是讨老师们喜欢的好学生。当时我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做学生真难呀;做好学生就更难;要做个让老师喜欢的好学生那可比登天还难。能做个没人‘管’的学生最好......

 转到这所后桃园小学后,说不清为什么我心理就一直郁闷;那还是在5号大楼院里的同学慢慢地变成了朋友以后,郁闷的情绪便随着朋友和同学之间的嬉笑打闹才逐渐地消失了。

 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每天放学以后,5号大楼的孩子们总会在院子里玩儿上好一阵才回家,有时甚至是被下班后的家长‘抓’回家的;自觉回家的几乎没有。特别是放寒暑假日子里,5号大楼的院子便成为孩子们的天下了。先前老套子的游戏项目早被孩子们淘汰了。这时的他们看完电影《飞刀华》后就满世界甩‘飞刀’;看完《地道战》就钻进5号大楼的暖气管道;看完电影《地雷战》就按‘一硝、二磺、三木炭’土药方学着做‘土火药’和‘泥地雷’;看完《铁道游击队》就到城根儿去扒火车;看完《女跳水队员》就去护城河的桥上跳水、太平湖的水里游泳;看完《小兵张嘎》就去城外‘伏击’老农民运蔬菜的马车;一时间,5号大楼院里的孩子们开始变得爱惹事儿好捅娄子了。

 5号大楼北面就是城墙了。到七零年以后,这段城墙上的城砖早就没影了。说到这里我来解释前面提到的‘巧’字;原来5号大楼的基础工程和地下工程,加上前院的办公室、传达室、变电室全都是用城墙上的城砖修建的。再加上这些年里不断地有住在附近居民用它该房子的、垒院墙的。致使这段城墙完全失去了原有的形态和风貌,看上去就像个长长的黄土堆。走下这道土堆有一条自东向西的货运铁路。这条铁路主要运输沙子和碎石子。沙子卸在铁轨的北面,碎石子卸在铁轨的南面。由于铁轨的路基较高,火车卸下的沙子堆起了连绵起伏的沙土堆,足足有上千米长。5号大楼的孩子们常在沙堆上面玩儿;有时候火车过来了,就扒上火车‘座’上一段,然后再从火车上跳到沙堆里。在当时能扒上火车的孩子被大家伙看成是‘英雄’;这么悬的玩儿法几乎成为了当时院里孩子们的一种‘时尚’。不但5号大楼的孩子们这样玩儿,外院的孩子也这样玩儿,然而终于有一天,外院的一个孩子跳到火车底下去了,被火车轮碾的粉碎;我和院里的几个孩子当时在场,亲眼目睹这场惨剧发生。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碎尸,却不知道害怕。火车过后,看见那个孩子就剩下一个头和一只脚是相对完整的,整个身体被火车碾碎后,沥沥拉拉的撒了有十几米远的碎肉块儿裹着的海魂衫布条、肠子什么的,反正都是血糊糊的东西......人的血肉散发着很腥气味,呛得在场活人出不来气。很快招来了一大群苍蝇‘嗡’‘嗡’‘嗡’’的叫;不久来了几个铁路工人和警察,他们用手捏住耳朵提起那颗发黑的人头,脸向上放在铁轨里面。捡了些碎肉放在头的下面枕木上,用一块沾满血渍海魂衫布头儿盖在碎肉上,再把那只脚放在最下面。照了几张相片后,便把碎尸装进带来的一只木箱里拉走了;从那以后没有人再敢扒火车玩儿了。

 铁轨的旁边是条不宽柏油马路,经常有往城里运送蔬菜的马车经过,这下5号大楼的孩子们又有了新的项目可以玩儿了,‘袭击马车’;5号大楼当时是附近最高的建筑之一。在楼顶玩儿孩子们老远的就能看到西边过来的马车,几分钟就能跑到沙土堆旁,隐蔽在沙堆后面鰍着马车。等最后一辆马车来到近前,就冲下沙堆奔向那最后一辆马车,在马车后面近乎疯狂地从车上的柳条筐里抽黄瓜、掏西红柿,有时甚至还拿茄子。院里有个叫‘秋奔儿奔儿’的孩子比我们小些,他不懂战术;冲下沙堆从马车的侧面拿黄瓜,结果给赶车的发现了。那车把式跳下马车提着马鞭就追,‘秋奔儿奔儿’一手攥着一根黄瓜往沙堆上跑,没几步就让车把式给撵上了。‘啪’的一马鞭,打在‘秋奔儿奔儿’后背上,顿时起了一条白色的檩子;‘秋奔儿奔儿’扔下黄瓜还跑。这车把式可能看见掉在地上的黄瓜更是来气,又是一马鞭抽过来;没有响,马鞭绕在‘秋奔儿奔儿’的脖子上了。由于惯性的原因车把式的鞭子脱手了,‘秋奔儿奔儿’带着马鞭拼命地跑,边跑边解开了鞭子;那车把式赶上来捡起马鞭,就势一甩‘啪啦’的一声闷响儿,鞭子狠狠地抽在‘秋奔儿奔儿’的后脊梁上。这一鞭子抽的太重了;‘秋奔儿奔儿’应声扑倒在沙堆上了,‘哇’‘哇’地大声嚎哭起来。那车把式也收住脚嘴里骂了句:‘小兔崽子’!转回身拾起黄瓜追马车去了。我们几个赶忙过来扶起‘秋奔儿奔儿’,又拿出各自的‘战利品’哄他;‘秋奔儿奔儿’看见那顶花带刺的黄瓜和鲜红的大西红柿,眯起一双充满泪水的眼睛,痛苦的笑了;事后有人说‘秋奔儿奔儿’应该带着鞭子跑,起码不会再挨第二鞭子,外带着还能捞个鞭子玩儿。我没说话,也是不想看‘秋奔儿奔儿’背上那两条暗红色的、发烫的、马鞭抽的花印子......

 这条马路北边就是护城河。河的两岸各生长着一排粗大垂杨柳。河水从西直门粮库方向经‘一轧钢’再向东边的德胜门流去,好像是在豁口分流后,一股继续向东;另一股流入积水潭经西海依次流向后海、北海、中海和南海。这段护城河的水面儿大概有四五米宽,一米来深。河底满是由‘一轧钢’排放的冷轧水中夹带的细铁砂。踩上去不扎脚,好像踩着海边沙滩上的感觉。趟过这条河就是农田和‘太平湖’公园。每年的暑假,5号大楼和附近的孩子们都会到这里来玩儿;有游泳的、有钓鱼捞虾的。放寒假的时候,我们又带上自制冰车、冰鞋去太平湖、积水潭滑冰。总之,当年能想到的玩法以及能玩和不能玩儿项目我们都玩儿过,现在一想起当年干过的那些悬事儿就会心有余悸,后怕呀......

 5号大楼的院子从‘文革’开始那年到二零零三年拆迁前,遭到了史无前例的、非常严重的破坏;可以说是面目全非了。在市政局把楼房交给房管局后的几年里,破坏现象尤为突出;楼房的管理跟不上、维修不及时。虽然房管局也做过地板刷漆、外墙刷涂料、门窗修缮和改变暖气供热方式等项目。但已经是于事无补,根本无法恢复5号大楼内部设施的功能和本来面的目了。第一波的大规模破坏活动是伴随着最高指示‘深挖洞...’的深入贯彻开始的;家家户户在‘居民革命委员会’带领和指挥下脱土坯烧砖头;那阵子的5号大楼院子里到处是黄土、细沙和歪七扭八的晾晒着的砖坯。那里还有半点居民小区样子,简直就像连成片的,生产砖坯作坊;后来大家又在院子里挖了个两米宽、三米深、十来米长的沟,沟底下砸上三合土,两边砌上砖墙,砖墙上搭起拱炫,建成了个‘防空洞’。挖出来的土没有地方放也没有能力运走,只好用来垫院子。这样一来院子里地面足足涨高四十多公分,填埋原有的散水沟不说,还填平楼道门的台阶。每到下大雨时,雨水倒灌进楼梯间十几公分深。大伙进出极不方便。第二次破坏是七六年的唐山地震以后,有部分家庭在院子里搭了不少抗震棚。后来很多住平房的居民把留下的抗震棚翻建成各式各样小平房。大楼一层的住户也有外接平房的,私搭乱建的小平房一间挨一间,沾满了院子大部分的空间,推车过人都很困难了。至此,从前那个既干净整洁又安静祥和的5号大楼宿舍大院,完全变成一个既有许多杂乱无章的破平房又整天吵吵嚷嚷的,名副其实的大杂院儿了。

 从5号大楼四十五年的兴衰来看,似乎这段时间里社会在某些局部里没有进步;5号大楼就站在北二环的路边上与对面远洋山水社区隔路相望。而这一望就是十几二十年;当然,5号大楼在二零零三年还是给拆掉了。但是究其拆迁原因确是叫人们搞不懂了,他们说是为了提高人们的生活和居住水平;不是因为5号大楼的存在,正破坏着二环路的光辉形象;他们在5号大楼的原址上盖起了一个叫‘熙府桃园’的居住小区。5号大楼的拆迁户们捏着他们发的拆迁款一算账,傻了...... 再怎么算,您也是买不回来原有的居住面积。嘿!他们还真有办法。用手一指回龙观小区;这不5号大楼拆迁户们的生活和居住水平,从北二环路里边一下就提高到北五环的外边来了;在地图上看,真的提高了几十公里呀!这伙儿您再回来看看5号大楼原址上的那段二环路吧,‘熙府桃园’与‘远洋山水’隔着二环路遥相地呼应着;看来,还给二环路这一段应有的光辉形象也是真的。

 我的记忆里永远都会保存着的对葡萄院5号大楼的深厚情感;我看这才是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