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 青 树 的 博 客

一群怀旧的人

 
 
 

日志

 
 

大块儿炖肉~~----后桃园同学  

2010-07-30 09:22:24|  分类: 美好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们插队到村里第一年,公社里按人头给每个知青拨款10元,外加每月补贴15斤粮票。这样,算上每人每月的30斤定量就有10元钱、45斤粮票,看上去这是很多的嚼谷了。可偏偏就是不够吃!大约是肉类、油腥太缺乏了,几个月都吃不上一口肉。那日子,是有些难熬。知青们的饭量变得极大,二两一个的窝窝头或是贴饼子一顿吃上三五个就跟没吃饭一样~。

早上出工前伙房的大厨小老爷子和二厨小老奶儿按定量发给我们的俩二两一个的玉米面贴饼子和一大碗苞米粥早就随着刚在背风处撒完的那泡尿渗进垄沟里了。

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时候抽烟是没味的,地头歇歇儿时家斌就说起了种种吃的经历。和我们一起干活儿的红脸儿老三亭也凑了过来,舍了旱烟袋问我们要烟抽,嘴里叼一根儿,耳朵上还要夹一根儿。

老三亭似乎没有肚子饿的感觉,眯着眼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我们中间抽烟卷儿。家斌就对着老三亭揶揄的说:“那个烤鸭,你吃过么?”老三亭瞪圆了牛眼,惊异的竖起了耳朵,别说没出过家门老三亭,我们知青也没有几个吃过烤鸭的啊。

“那个烤鸭哦,一咬啊,就满嘴流油哇~~!”家斌绘声绘色的边说着边用手捋着流到嘴边的口水。

此时但见老三亭松弛的脖颈上喉咙滚动,先是狠狠的咽下了一口唾沫,然后就跟魔怔了似的一遍一遍重复着:‘一咬啊,就满嘴流油~~!一咬啊,就满嘴流油~~!’说到后两个字‘流油’的时候还特别闭了眼,嘴一噘、下巴颏往前一扬,似乎正在咀嚼、吞咽着一大块油晃晃正往下滴油的肥鸭肉。逗得我们几个大笑不止,大家都沉浸在家斌的描述里忘记了饥饿,曹操的望梅止渴亦不过如此吧~。

想吃肉的欲望愈演愈烈,知青们从家里带回村儿,浮着层厚厚猪油的一罐头瓶炸酱,一眨眼功夫立刻告罄。空罐头瓶子还有人用热水涮了冲汤喝。

大柴锅里搁一勺菜籽油烧的滚热、花椒大料炸的焦黑、一大把葱花滋滋的呛了锅儿,冒出来的也是呛鼻子的油烟味,再放进去一大笸箩白菜帮子、大白萝卜。任你倒多少酱油也是一股子清汤寡味的难以下咽。就这样,每人每月10元大钞若不精打细算仍然会有亏空。那阵子当着伙房管理员的我每每犯难,前晌熬萝卜贴饼子、后晌蒸窝头炒萝卜~菜籽油还不敢多搁。大家伙都不愿意吃啊!眼瞅着那一锅锅剩萝卜、剩菜汤,都叫小老奶儿和小老爷子当做泔水挑回自家喂猪了。

这一日问队里借了头毛驴上公社买油盐,回来的路上路过饲养处,远远瞥见井沿儿上软软的倒卧着一头死黑猪,我也没太在意。回到伙房,从驴背上卸下装满油盐酱醋的瓶瓶罐罐,一看天色还早,不忙称面做中饭,就先牵了毛驴送回饲养处。送还了毛驴,竟是不自主的走向井沿儿,围着那倒卧的死猪转起了圈圈。这老母猪得有一二百斤肉吧!这要抬回去退了毛、炖熟了,三十几个知青每人能分几斤肉吃,还不把大伙给乐疯喽!兴奋异常的我即刻就奔队长家而去。生产队长摇晃着戴了耷拉着帽檐绿军帽的小脑袋瓜儿,弄明白我的来意,疑疑惑惑的对我说:

“啥子~?那是下崽子憋死的老母猪啊,骚腥着呢,能吃么?”

“那就为啥不能吃?吃了就咋地了?”我急切地追问队长。

“你们要真想吃,那就交给队里五块钱把猪抬走吧!”

‘才五块钱~!’我闻言大喜,也不还价,立即飞跑回知青伙房叫上小老爷子、小老奶儿一起兴冲冲推了辆独轮车前来抬那死猪,进得饲养处,徐娘半老的小老奶子见我掏出五块钱要给队长时,可就急了眼了,她扑上去一把扯住队长的棉袄袖子半嗔半怒的尖声叫道:

“下了几十窝崽子的老母猪,还是憋死的,你要多少钱啊~?给你块八毛的就不错了哈!”小老奶儿八成和队长很熟识,那队长嬉皮笑脸把手凑过去在小老奶儿的脖领子就摸。

“一块可不成,给两块行不?”

小老奶儿笑骂道:“老娘娶老公时你他娘的还光着屁股满村儿跑呢,这会儿也想要占老娘的便宜?”

队长恬着脸色迷迷坏笑,两手使劲儿要往小老奶子衣领中深入,小老奶儿半嗔半怒、左遮右拦、大呼小叫的惹了院子里起猪圈的社员们伸长了脖颈子观望。远远地还听见尖声怪叫着给队长加油鼓气起哄的声音。

我见机行事,当机立断,抽回了手里的五元大钞换成两元纸币就势塞进队长兜里。

才两元钱哈!可是一百斤肉哇~!借着小老奶儿‘见义勇为’、‘出卖色相’和队长打情骂俏的功夫,我和小老爷子早把百十斤重的死猪抬上独轮车弓着腰推了就走。不一会儿,小老奶儿涨红着脸,边系着衣领扣子骂着脏话,边扭搭扭搭的追了来。

 

 

进了知青宿舍的土坯房,我们把那死猪重重的卸在地上。小老爷子厨艺高强,据说曾经给公安砖厂里的领导做过小灶。这时他睁圆了发黄的眼珠不紧不慢的说道:

“要说这下过崽子的母猪肉腥臊腥臊的肉质粗硬是不能吃的……”

我没等小老爷子说完就气急败坏的责问:

“当时你一声不吭,这会又说是不能吃,叫我们如何是好?”

小老奶儿也撅着小嘴乜斜着小老爷子。

小老爷子慢吞吞的吐出几个字:“真要吃那肉的话,就交给俺弄吧...。”

哈哈,这小老爷子!我和小老奶儿不再多问,在小老爷子指挥下我们就急急行动了起来,中午我还想能让大家吃上炖肉呐~~。

那小老爷子利利索索的把死猪开膛、扒皮。不一刻那猪肉就堆满了两个洗菜的大盆,只是那猪肉泛出一股难闻的气味,也没有什么肥膘和鲜嫩的颜色。小老爷子在小老奶儿的帮助下将猪肉切成一寸多厚,三、四寸宽的大块儿,在土坯院墙里支起大铁锅,架上松木柴火。两大盆约莫百十块大块儿猪肉扑通扑通跳进大铁锅,再注满水,迫不及待的我早把柴火点着。

小老奶儿蹲在那里手拿着一把蒲扇扇风,铁锅下干柴架满,一片火苗高高的拥抱了大铁锅。一锅肉,一锅水噗噗的冒着泡、窜起热腾腾腥臊的白汽,肉块儿在水中拥挤、翻滚、鼓胀着,灰白色的沫子渐渐越积越多……。

小老爷子努着嘴示意别再加柴,一边用铁勺儿在滚开的锅里捞出浮沫子倒进锅边的泔水桶。锅里的沸汤静了下来,肉块儿显得更加肥大,油汪汪的拥挤在一起半沉半浮。腥臊的雾气此时散尽,隐约着一股股肉味儿从锅里泛出。

 时近正午,几十个知青荷锄归来。闻到肉味儿、见到院中支起的肉锅,纷纷围拢过来,知青小山儿伸手抓住一块肉,张口便咬。核桃大的一块儿肉带着血丝被狠狠咬下,那肉块儿极烫在小山儿嘴里打着滚儿,小山儿嘴里嘘着气、用嘴唇、舌头来回倒腾了几回,方囫囵将肉块儿吞入腹中,脸上露出极为满足的神态。其余知青早就红了眼睛,见状那里还按捺得住?也都伸手在锅中抓肉。

我见状大惊!忙大喊着阻止众人抓肉,众知青此时势如饿虎群狼,那里劝遏得住!还有人端来饭盆、饭盒装入两块、三块,还有人用筷子插住肉块儿举着吹气。乱哄哄中,那满满的一大锅半生不熟的肉块儿霎时就没有了半锅!几个女知青也跃跃欲试的凑到锅前对着锅里的肉块儿品头论足扒拉着挑拣。

我拽这个、拉不住那个,小老爷子袖手呆呆立在一边眯着眼抽烟,嘴角上带着坏坏的笑意。此时小老奶儿又一次挺身而出尖着嗓子嚷道:

“都咋了~!都咋了~!这都干什么呢?都没吃过猪肉咋的啊?”

“还没搁盐哩~!半生不熟的吃了都想‘跑肚儿拉稀’啊~~?”

 被肉块儿弄懵了的知青们冷静了下来,还有人悄悄吐出了嚼在嘴里那不对味儿的肉块儿。

我说道:“肉还不熟,大家别急,今天中午这顿炖肉一定要叫大家吃上!”

肉块儿又被大家扑通扑通的倒回锅中,小老爷子磕磕烟袋锅儿,洗了手,不紧不慢的拿出一大块蒸窝头用的屉布。嘴里嘟囔着:“这肉还没弄好,咋就能咽的下去呢~”边说了边在案板上铺开屉布,把那半生不熟的肉块儿拣出十几块儿,再用屉布包紧了使劲的挤压。厚厚的屉布肉包被挤出红色的血水,顺着柳木案板淌下来渗入土中。上百块肉块儿都被包住挤压了一遍,大铁锅里的肉汤也被倒在土坯墙下。冒着热气的肉块儿显的小了许多,只一个菜盆就全部盛下。

 小老奶儿挽起袖子,在厨房灶台前站定,刷锅、炒糖色、切葱花、炝锅儿、到料酒、添火加柴、启动吹风机忙的香汗淋淋、娇喘连连;小老爷子早把一大锅白米饭蒸熟,笑眯眯的望着忙碌的小老奶儿。知青们等在伙房门外吸允着伙房飘出的肉香……。吹风机戛然而止,小老奶儿麻利的盛出一大锅红烧肉,重重的墩在大案子上,脸上带着红晕和细密的汗珠,喜气洋洋的招呼大家吃饭~。那天就跟过节似地,几十个知青拥作一团险些把厨房的门板挤掉。

我用勺子给每人盛了三大块儿肉,原来一寸多厚,三、四寸宽的大肉块儿被炖煮之后缩小了几倍。看着大家抿嘴吸溜着口水、贪婪的望着肉盆里肉块儿的表情,我就说:“大家先吃着,剩下的肉块儿晚饭大家再平分了吃一顿!”大家这才端着盛好了肉的饭盒恋恋不舍的离去。

那天中午吃完饭都快午后两点了,队长派活的钟声早就敲过了。很多知青下午都没有出工,大家都陶醉在痛痛快快地、大吃大嚼每人的一份大块儿炖肉之中。男知青的三块肉顷刻吃光,几个女知青都吃了两块,将剩下的一块仔细的收好。很多人没吃够,就又舔着脸向小老奶儿要肉汤拌米饭。那小老奶儿几乎在每个知青的碗里加肉汤时又都加上了一块儿或是两大块儿肉。我佯作不见,低头自顾吃肉,那肉味咸咸的、油漉漉的裹着酱汤、几乎都是瘦肉,根本就没有什么腥臊。

几年以后招工进入工厂,在后城肉铺误买了几斤猪肉。回家后红烧、炖煮、煎炒、任凭大火小火、料酒味精、葱姜蒜、花椒大料百般烹饪,仍是腥臊粗硬难以入口。据说那就是不能吃的‘母猪肉’,最后全部倒掉。那一刻我曾疑惑,插队那次大快朵颐吃的不就是‘下了十几窝崽子的母猪肉么~~’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