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 青 树 的 博 客

一群怀旧的人

 
 
 

日志

 
 

残长城上独怀古 栗树林中话沧桑(1--6)宝田  

2009-07-13 12:25:12|  分类: 同学情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12日,一个相约的周末,长青树下的部分同学们暂别了喧闹的城市,兴高采烈地奔向郊野,投入大山的怀抱。下午4点时分,我们来到了长城脚下的一个小山庄——大榛峪村。这里是燕山南麓的浅山区,四面山峦起伏,群峰环抱,一条窄窄的乡村公路傍着泉水淙淙的小溪穿村而过,小溪的两侧柳蒿灌木虚掩,野花劲草峥嵘,好一幅如画的山村美景。

  我们一行住宿在公路边的一户农家小院——响水农家。刚刚安顿下来,大家就急切地拿出相机向村后的大山奔去。村子是依山傍路而建的,半山坡上均匀地散落着各式各样的民居,家家的房前屋后都种着果树,其中有很多百年或几百年的老果树,依然枢密繁枝,花影扶疏,使村子显得格外古朴静谧,加上忽而传来的几声鸡鸣狗吠,让人仿佛有置身世外桃源的感觉。

  大家沿着步步高的村中小路拾阶而上,走过静静的几户石墙小院,即步攀上无人居住的果木山林。确切地说这是一片栗树林,间或有古松老槐掩映至不远的重叠山际。正值开花季节,漫山的栗树开满了白色的花,形状是长串的,像杨树的花;我是第一次见到栗子树,请教了林中一位黑瘦黑瘦的老乡后,才知道这就是名扬中外的北京怀柔板栗,长串穗状的是雄花,圆球型带绒刺的是雌花,栗子果就长在雌花里,成熟后像个刺猬;听说栗子花和精液的气味相同,可走在林间小路也没闻到异味,只有山间果林散发出的水汽和植被特有的清香沁人心脾。由于渴望见到长城使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同学们正在老杜的导演下照28,不时传来的欢声笑语在我身后渐行渐远了----

 

续2

 

林间小道峰回路转,拐个弯后,眼前一片开阔,一直被果林遮蔽的大山就在眼前;面前的两座高山好像屏风一样遮住了半边天空,正对眼前的是两山之间的峡谷,好似被巨斧劈开,十分险要。更让我欣喜的是,朝思暮想的长城就在那山巅逶迤舒展;只见东边山上的长城沿山脊直插谷底,然后掉头向西边更高的山峰翻腾而去,犹如起舞的巨龙十分壮观;走近长城,看到谷底处的长城开了一个城门洞,足见这里在古代时是可以与远山通衢的要道关口,当年这里肯定有重兵把守的,一股沧桑的感受油然而生。  

   我穿过峡谷中的长城门洞,左侧有小路可以上山,经过一段乱石路就登上长城的一个烽火台了。怀柔境内的这段古长城,至今仍保留着原始古朴的风貌,走近之后,它的雄奇峻伟还是能给你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这是一段原汁原味的明长城,峡谷西侧的长城十分陡峭,保存较为完好;东侧的一段坡度稍缓但坍塌得比较严重,越向上,保存得也越完好。我一个人走在东侧的长城上,垛口残留无几,城墙上长满了灌木、杂草和野花,使苍凉的残长城充满了生机;我艰难地向上爬着,有时两只手也得用上,大口喘着粗气,汗水早已湿透衣衫,赤手空拳尚且如此,可见当年建设者负重时的艰难,我们的老祖先真不容易呀!看着眼前步步摩天的险峻山势和硕大石块垒成的城墙,我多么希望那《神鞭赶石》的神话是真的该多好呀----传说在秦始皇修长城时,由于工程浩大和异常艰辛而感天动地,玉皇大帝得知后派二郎神前来协助,二郎神看到最苦最难的是往山上搬运石头,就将这个活包了,他施法力将山脚下加工好的石头变成山羊,将手中的三尖两刃枪变成神鞭,赶着羊群上山,到了地方山羊又变成了石头----

   我费了很大的劲才到达了第二个烽火台。这是一座被千年岁月剥落风蚀严重的烽火台,南北各有3个半圆型的瞭望窗口,虽有部分残破但却依然屹立在高矗的山脊上,让我看到了曾经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抚摸着这些断垣残壁,追寻着先人留下的痕迹,却不知这里曾经发生过多少惨烈的战争,历经过多少悲凉的故事;我深深地感觉到来自历史沧桑的沉重撞击,或许只有真正踏足长城,才能深深感觉它千年的脉动,才能静静倾听来自远古的声音;这样的氛围让我唱起了那首让无数男儿热血沸腾的歌:

狼烟起 江山北望

龙起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千百年 纵横间 谁能相抗

恨欲狂 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 更无语 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 人北望

人北望 草青黄 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伴着高亢的歌声抚今追昔,幽思千年,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个个鲜活的千古英雄: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沾襟的杨家将;怒发冲冠,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岳家军;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沙场秋点兵的辛弃疾;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的文天祥----

 

续3

 

  我沉醉在这远古与现实的时空交错之中,享受着长城文化给与的那种震撼和启迪;长城就自身价值来说就是“有备则制人,无备则制于人”的战略防御设施。两千多年来,长城在中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产生的积极效应构成了中华民族心理认同的客观依据,而这种底蕴、内涵又与长城雄伟博大的景观所激发的豪情壮志完美和谐地融为一体,最终积淀、熔铸成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

  长城,你从渤海走来,雄壮点缀着山峦;你向戈壁奔去,威严震撼着异域----站在烽火台上,极目远眺,天晴得醉人,蓝得深邃,还飘着朵朵白云,高高的峰峦山抹微云,天连碧绿,历尽苍桑而古貌依然的万里长城,宛如巨龙欲飞,直插云霄,雄关险阻,一跃而过,气势恢宏,蔚为壮观;正是:长城任由蓝天尽,边愁独伴古道长。

   沐浴着长城的山风,将视线转到山下,但见漫山的翠绿一望无际,远处果树茂密之中隐约显露出了碧瓦的屋顶,伴有几缕袅袅的炊烟,这就是大榛峪村。从山上远看,发现了她的另一番风韵,依稀的小山村宛若一位美丽的乡村少女,也许并无几许人知道她的存在,但当你此时看到她时,就一定会被她的美丽与纯朴所打动。野性堪如何,潜山归去来,欢颜抱绝景,更觉落笔难。

燕山谁遣送愁来 ,夕阳回首青无限

已经是下午六点半多了,太阳落到了西山之后,群山的颜色变成了一种映烁着金光的嫩绿,沿着山势蜿蜒起伏的长城,时而沐浴着夕阳披金映彩,时而藏进山影与嫩绿溶为一体,让人不得不感叹自然之造化和古人之力量。此山此城、此情此景,怎不叫人诗意在胸: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古意知几许?

 

续4

 

 

小村亦载千秋史  藏在深山人未识

 

   踏着夕阳的余晖,几位胖乎乎的女同学也爬上了烽火台,真佩服她们的勇气和毅力,在她们合影留念后,我们一起告别了长城,下山寻找大部队去了。山下栗树林中,同学们还沉浸在照28的欢娱之中,我坐在一棵高大的栗子树下,看着大家照相,心里却走了神。这是因为我们上山前,响水农家的店主人怕我们地不熟找不回来,给了我一张名片,上面的地址是:怀柔区渤海镇大榛峪村;我在琢磨在这大山里怎么会出来个“渤海镇”呢?我感觉应该和历史上的一个事件有关系吧。在唐朝武则天时代,我国东北地区(黑、吉、辽)的南部沿海一带成立了一个以靺鞨族为主体的地方政权叫渤海国,它的首府就在今天的黑龙江省宁安市渤海镇,当时是渤海国上京龙泉府,至今遗迹尚存。渤海国始建于公元698年,传国十五世,在长达二百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全面效法盛唐文明,发展了民族经济和灿烂的渤海文化,促进了东北边陲的进一步开发,丰富了中华大统一的历史涵量。在五代十国时期的公元926年,渤海国被逐渐强大起来的契丹辽国所消灭,在当时的战乱中有一部分渤海国的居民逃难来到了檀州怀沙河畔定居(古檀州就是我们介绍过的燕云十六州之一,地域包括今天的怀柔和密云),肯定是为了纪念失去的家国,这些渤海国的臣民们才将这里叫做渤海镇,我认为这应该就是渤海镇名字的由来吧。如此算起来渤海镇的名字已经有一千多年了。

   说起渤海镇,我在一个明史资料里看到过一段记载,明朝永乐年间,朱棣派人寻找皇家墓地时,曾经考察过渤海镇,开始认为这里山环水抱风水很好,但详细调查才发现问题,北边的两个山沟叫大狼窝和小狼窝,对于朱(猪)姓皇家非常不吉利,加上西边的地名叫沙峪村,东边的叫桃峪口,东桃(逃)西沙(杀)更是大忌,遂放弃了渤海镇继续向西找,最后选定了昌平天寿山做为皇陵,因这里背靠燕山,南襟温榆河,西有虎峪,东有蟒山,正是理想的风水宝地,这就是后来的十三陵。

    天已经擦黑了,我们回到了小山村的农家院。丰盛的晚饭后,同学们自娱自乐的晚会开始了,长城脚下,顿时传出了优美的旋律,这使我想起那首古老的边塞诗:琵琶起舞弄新声,总是边关旧别情。缭乱边愁说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

    我和赵永勤一边听歌,一边与院子的主人赵久建聊了起来。我问,你家是古代戍边守长城的将士的后代吗?赵久建说不是,我家祖先是二百多年前从山东逃荒来到这里的,到我已经第九代了,当年我的祖先是亲兄弟六个人一起来的,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子、路、吉、祥、发、望,如今村里百分之八、九十都姓赵,大部分都是赵家六兄弟的后代,我父亲是玉子辈儿的,我是久字辈儿,----一聊起家史,这位老实憨厚的山里汉子便滔滔不绝,而赵永勤一听讲的是赵家的事,眼睛都亮起来了,一劲儿的说,五百年前是一家,----一笔写不出两个赵来,----我们是本家呀,----哈哈,这时的赵永勤可开心了。

    同学们还在开心地唱着跳着,这当中我发现了我们的老杜那是真有才呀!不但歌唱得好听,那舞跳的更是优美娴熟,很有绅士风度,表现出极好的修养和素质;联想到给我们照相时他那认真的态度和对用光、构图的讲究,绝对专业水平;哎呀对了,尤其是他使用的家伙什儿,大炮一架、反光板一打、遥控器一按、---嘿嘿,你还能不28吗?真真的羡煞我也;哈哈,老杜,你可让大家开了眼了,谢了啊!

续5

酒过三三巡,歌舞渐渐稀;我和永勤都想出去转转,于是我俩出了小院,来到门前的公路上;四野一片漆黑,虽有几盏太阳能路灯,但昏暗的光亮十分有限,更显得天上繁星点点,半月轮空;四周的大山,黑黝黝的与天同色,像是在沉睡之中,那么山上的长城呢?是否也在沉睡当中呢?在我心里长城好像是活的、有生命的、有灵性的;还有当年守卫长城的将士们在这样的夜晚是怎么渡过的呢?他们有酒喝、有歌唱吗?放不下的长城情结,又在替古人担忧了;其实,并不是我一个人有长城情节呦,你听,远处的另一个农家院里飘出一曲悠扬的歌声,伴着清凉的山风,拨动着我的心弦:

 

攀登高峰望故乡,黄沙万里长。

何处传来驼铃声,声声敲心坎。

----

黄沙吹老了岁月,吹不老我的思念。

曾经多少个今夜,梦回秦关。

 

是谁这样深知我心?是谁这样应情应景?腹心相照者谓之知心,声气相求者谓之知音,在长城脚下要找到知心知音之人很容易嘛,循着歌声去吧!因为大家都是长城的后代,都是炎黄的子孙,都有一颗爱国之心。

夏夜的山村万籁俱静,置身其中,让人心净如洗;我看看身边的永勤——这位美国籍的炎黄子孙,他正在凝视着黑夜、聆听着歌声、思考着什么----命运的捉弄,让这位老同学寄身异邦,他在美国娶妻生子已经快30年了,比在中国的时间还要长,但我相信他的心依然属于中国,因为他的根已经深扎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我们无语地走着,享受着漆黑,享受着宁静;我俩在一起就是这样,话不多但心里却十分踏实,十分珍惜相处的时光。

 

 

续6

第二天清晨,几声鸡鸣几声狗吠从村庄的某个角落传来;大山从酣睡中醒来。五点钟,我和永勤起床后,一起出门了。山村的早晨,透骨的凉气让短衣短裤的我们直起鸡皮疙瘩,但我和永勤这等喜凉怕热之人却十分的惬意。我们一边走一边有了新的发现,站在同样的位置,竟然与昨夜晚的景致判若两极。只见四周的大山在晨光里青翠欲滴,几缕乳白色的薄雾穿梭在墨绿的山腰,有如少女的青纱随风飘拂,真是天上人间的美景啊!我俩踏着轻盈的脚步,呼吸新鲜的空气,享受自然的深沉,聆听大山的絮语,向着步步高升的村中走去----

虽然我们认为还很早,但山村里早已充满了生机。刚爬上一个坡,就看到一位村民在自家门前的一块自留地上深翻土地,一阵微微的山风吹过,久违的泥土的清香如约而来,清新而又舒畅。我俩在一户古老的民宅门前停住了,院门的一侧是个装满玉米的粮食囤,另一侧是一堆码放得整整齐齐的木柴,显示出主人的勤劳和整洁。永勤看着院子里的老房说,“宝田你看,这和我们家原来的老房子一摸一样,也是木头本色的窗棂上糊着窗户纸;”眼前的老房,勾起了永勤对故居的怀旧之情,是呀,这样的老房在城里已经找不到了,就像我们的胡同,我们幼时的学校已再也找不到一样。

“这是香椿树吗?”我顺着永勤的声音望去,只见他站在一棵有墩布把粗细的香椿树苗前欣喜地打量着,“去年我从北京移植了一棵香椿树,一棵北京脆枣树,种在美国的我家的花园里,我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现在两棵树长的都很好,那棵香椿跟这颗的粗细和高矮都差不多了----”永勤说着,一边怜爱地欣赏着那棵瘦弱的香椿树苗,其幸福之色溢于言表。一个久别故里漂泊在异国他乡的北京人,将家乡的树木种在身边来陪伴自己,还用问为什么吗?此时,我又想起另一个远在欧洲的同学郭鸣,春节时,电话拜年的寒暄之后,在话筒的那一端传来了一个稚嫩而又纯正的北京童声在通篇背诵《三字经》,“---自羲农  至黄帝  号三皇  居上世---”这是郭鸣9岁的儿子郭鑫冉小朋友每天必上的一课。天哪,这是比利时小孩呀,我们生活在国内汉语环境的孩子们有谁能比吗?还用问为什么吗?孩子妈妈那颗爱国恋家、传承中国文化的赤诚之心已赫然在目,这和永勤的两颗树苗真有异曲同工之妙。我没有出国定居的经历,也许永远也不能深切体会他们在异国时对祖国对家乡的感受,但我此时已深深地被他们所感动。我看着永勤那已经灰白的头发,回忆着郭鑫冉那如天籁般稚嫩的童声,再看看高山上被朝霞染红的长城,心中油然激起了那神圣的中国情结、长城情结;此时,老房子门前那条清静笔直的小径使我想起一句诗,送给永勤,送给郭鸣和小鑫冉:

小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